风动采铃归

一个味道,为什么凤儿就是O,艳艳就是A呢?好吧,起码艳艳没有被人当成女性过,不少人看天宇魔航的时候以为凤儿是女滴,毕竟凤儿那么温柔。秋八月和青阳子都是B,秋八月就算了,青阳子这是要逆我的cp啊 ​​​。

@琥珀酒
书到手了,同学一个劲地夸封面好看,顺带成功安利了一个同学跳入布袋戏的大坑。就是有点不好怎么是个爱看he的,想我喜欢be的多好,不愁没剧看。

罗黄同居三十题(16—21)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一贯细心的罗喉今天回到家突然发现自己忘了带钥匙,无奈的他只好按响门铃。可等了几分钟也不见动静,罗喉摸出手机,打算打个电话问问黄泉现在在哪里。
就在这时门开了,罗喉看了一眼微微发愣。黄泉迟迟不来开门是因为在洗澡,他大约是太匆忙了,连身上的水都来得及擦,只穿了了一件白色衬衣就跑了出来。
他裸着双腿,而白色的衬衣只能遮住重点部位,但因为水渍胸前的两点淡粉色的茱萸清晰可见。
罗喉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头好像有点热,黄泉开了门看罗喉半天没反应,丢了一句“莫名其妙”就跑回去了,要知道他沐浴乳才抹了一半。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罗喉发现今天黄泉的心情似乎很好,一早起来做早饭,还给他准备了中午的便当。
虽然好奇,但罗喉没有说出口,而是低头专心吃小馄饨,心里却转了好几圈。
直到午休,罗喉打开饭盒,看见里面荤素搭配,色彩丰富的午饭,才再次陷入沉思。八宝鸭,红烧蹄髈,这都是罗喉最爱吃的菜,显然黄泉是特意给他做的。
索性拿过日历,罗喉看了看今天的日期,才恍然大悟。想明白的罗喉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君曼睩。
晚上黄泉回到家时发现罗喉竟然提前回来了,桌子上不但摆着丰富的大餐,还有一捧花。拆开花的包装一看,黄泉就乐了,“没想到你个萝卜脑袋还如此浪漫。老实交代是不是找外援了?”罗喉没有说话,而是逼近黄泉,将人圈在怀里,“我的意思你明白了么?”
黄泉略微踮起脚尖,在罗喉的唇上落下一个吻。那束花一共九枝,两枝单独包着,另外一个包着三枝,一个包着四枝,取的是“一三一四”的谐音一生一世的意思。如果罗喉想表达的是这个,那么黄泉的吻回答了了相同的心意。

18、19.接对方回家、离家出走(此时罗黄两人刚住到一起,还缺少磨合,于是兔子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了)

镜子前面的黄泉仔细打量了一番,自个儿今天的行头,贴身的长裤裹着自己修长的腿,黑白两色衬衫配着单色修身马甲勾勒出他的好腰线,高挑俊美。
他已经受够了那个食古不化又独断专制的“暴君”了。黄泉一脚踢飞扔在地下的裤子,那条裤子正是今天争吵的导火索。腰低怎么了,又没露胯,黄泉忿忿不平,想起近来罗喉回家越来越晚,还有身上的那股香水味,黄泉就觉得再不分他就要家暴了,虽然有可能打不过。
一个电话黄泉叫上了自己的“好哥们”玉秋风一起去薄情馆喝酒顺带泡个温泉住几天。
“你说他明明自己天天回来一身酒气香水味,居然让我注意着装,还让我少去酒吧,我偏不。”黄泉一口气喝了半杯酒。
玉秋风扯了扯嘴角,你要真是动怒早就和罗喉分了,还不是不舍得么,叫我来到底是喝酒,还是明撕暗秀啊。太过分了,不知道我天天在家要看哥哥哥夫秀恩爱么?
大约是心情不好的缘故,向来千杯不醉的黄泉也倒在了吧台上。玉秋风只好艰难地扶起黄泉,往他之前订好的清之间去了。
就在玉秋风将要走出舞池的时候一个人撞了过来,玉秋风险些将黄泉摔了。“什么人啊这是?”玉秋风抱怨过后,向将她拉住的男子道谢,“谢谢你。”
对方没有说话和自己的同伴走了,玉秋风看着这一高一矮的两个红衣男子从身边走过,眼睛在看见矮一些的男人时候不自觉放光。“一个男人都长那么漂亮,真是不让女人活了。咦!”玉秋风瞥见正往这里走来的人,顿住脚步,待在原地。
“我来接他回家。”罗喉走到玉秋风面前,小心翼翼地将黄泉带到自己怀里。玉秋风忍不住开口:“我知道最近天都在和妖世浮屠合作,也知道女戎喜欢调戏人,可是黄泉不知道,有些事你该和他说清楚。”
准备离开的罗喉顿了顿说:“以后都不会了。”

20、21.一个惊喜、屋顶上看星星

黄泉并不觉得,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屋顶上会是惊喜,分明是惊吓好不好。
不过看在这只史前大萝卜难得有一次浪漫的时候,还是不和他计较了。在现代社会,夜晚五光十色的商业霓虹灯已经很难让人再有从前那么好的观赏环境了。
听着罗喉和他说起罗睺星的故事,黄泉突然笑了。罗喉停下来看向黄泉,似乎不明白黄泉为何发笑。
“既然你是星星,那以后我抬头望星空不就是在看你么?”
“那白天呢,就不想看么?”
“晚上一直看,白天你总要让我休息休息吧。”

罗黄同居三十题(11—15)

11.替对方挑衣服

“行,把那条暗金色的领带拿上,对配那件浅灰色衬衫,蓝色西装。”
罗喉的衣着一直是黄泉吐槽的重点,黄泉有一个服装设计师的母亲,自己又学了多年的绘画,对自身衣饰难免上心。而罗喉那一成不变的黑色正装,和随意的家居服,终于让黄泉无法忍受,一到周末就拖着罗喉来购物了。
这边将之前试的正装打包,那边罗喉已经将刚刚黄泉挑的衣服换上了。是一件颇为时尚的黑衬衫,这件黑衬衫在袖口和衣领处都绣着深赤色的滚边,融合了古典和现代的风格,十分别致,凸显了罗喉的英朗与帅气。黄泉彻底看傻了。
“好看么?”罗喉问道,显然是不理解黄泉的反应。
“好,好看。”黄泉的脸微微发烫,可看着周围一圈女导购火热的眼光,也顾不上害羞,扯着他就去结账,还是赶紧走吧,否则他都要担心这些女人会不会扑上来对罗喉上下其手。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这个是什么?”黄泉的表情有些奇怪。
罗喉的表情同样很复杂,他先是上下看了黄泉一遍才说:“这是曼睩养的兔子,她这几天要去毕业旅行,担心兔子在家没人照顾,所以让我帮着照顾一段时间。”
“可为什么要托给你。”黄泉看着那只额前勒着一根红色带子的兔子,怎么看怎么变扭,“君凤卿呢?”
罗喉停顿了一下才说出原话:“曼睩说我比较有经验,反正家里已经有一只兔子了,也不在乎多一只。”
涨红了脸的黄泉大叫道:“君曼睩。”怒气值直接飙升了多个百分点,心里想着自己要不要和罗喉说这次玉秋风组织的毕业旅行刀无心也去了。

13.一方卧病在床

春季寒流带来的流感,人人都难以逃过,黄泉也不幸中招了。“嗯。”他躺在床上,浑身乏力,有气无力地哼着。
“来,把药吃了。”罗喉将一大杯温水和药丸递过去。黄泉接过药和水,仰头咕噜咕噜把药吞了。
罗喉用手背摸了摸黄泉的额头,“温度低一些了,你先好好睡会儿,我去给你熬点粥。”
一听见罗喉要下厨黄泉立刻吓得清醒了不少,他赶紧拉住罗喉的袖子,“就你还是拉到吧,我昨天给御不凡打过电话了,这几天咱俩的饮食麻烦他做了送来。”
罗喉刚准备说什么,可门铃恰好响了,他只好去开门,门外来的是御不凡。罗喉本想请他进来喝杯水,可御不凡说家里还有人等他吃饭就走了。
等御不凡走了,罗喉到厨房打开送来的饭盒。两个人的饭食是分开来做的,黄泉因为生病只有一碗清清白白的粥,撒了点肉松,还有一盒洗干净的小番茄,大约是给他补充维生素C的。
当罗喉端着粥回到房间的时候,黄泉已经睡着了。罗喉没有叫醒他,只是替他把被子拉好盖上。

15.午睡

黄泉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但罗喉有。
罗喉午睡的时候,黄泉会将窗帘拉上,昏暗的卧室里,他在床边坐下,俯身吻了吻罗喉的额头。
“午安。”
轻手轻脚离开房间,路过客厅的时候黄泉摸了一把同样在午睡的兔子。
下午罗喉醒来的时候,黄泉已经准备好了下午茶,倚在阳台的吊椅上等着他。

15.帮对方擦干头发

和客户喝过酒回家,黄泉嗅着自己满身的酒味,直接钻到浴室里洗漱。
洗过澡黄泉更困了,头发湿漉漉的就倒在沙发上不愿意动了。罗喉端着刚倒好的柳橙汁,看见这样的画面无奈叹气。
罗喉走到黄泉身边坐下,拿起毛巾替他拧起头发。黄泉的头发要是洗了没有擦干,第二天就会蓬松成棉花团。
擦去水珠,罗喉又去拿吹风机。黄泉早被他这番动作给弄醒了,他拿起柳橙汁一口喝干,冰凉的果汁落到胃袋里,让他清醒了不少。
“醒了。”罗喉把吹风机的插头插进插座里,黄泉倒在罗喉的腿上,方便他动作。

【欲未】红豆生南国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欲星移拿着诗抄在未珊瑚的眼前晃着,“你可知这是谁的诗?”

“不知道。”未珊瑚大声地回答,不给欲星移逗弄自己的机会。心里却有些不高兴,在海境不是谁都想欲星移一般能借着太子伴读的身份读到外境的书,有什么好炫耀的。

“好啦好啦,我回头把这本书抄一遍,送给你好不好?”蓝衣白衫的少年坐到女孩的身边,好声好气地给她讲解这首诗的含义,“这是盛朝诗人王维的诗。红豆生在南方,春暖花开的季节不知又生出多少?
希望思念的人儿多多采集,小小红豆引人相思。”

未珊瑚听了好奇问道:“红豆是什么?”

欲星移停顿了了会儿说:“书上说是一种生在江南的植物,结出的籽像豌豆而稍扁,呈鲜红色,又名相思子。”

“你要是想知道红豆的样子,以后我出海境了给你带些回来。”言下之意欲星移对自己能当上师相之事信心满满。

未珊瑚最看不得欲星移这幅样子,忍不住出言打击:“你怎么知道以后出海境的那个人会是你啊?”

欲星移理所当然地说:“除了我还能是谁呢?”

未珊瑚拉着欲星移的袖子问:“你为什么喜欢王维的诗啊?”

“因为王维笃定佛法,他的诗大多蕴含禅理。”欲星移如是说。

“你喜欢佛法?”未珊瑚好奇地问。

欲星移用书敲了敲未珊瑚的额头,“你猜。”

这一年欲星移十四,未珊瑚十岁,正是他们最无忧的时候。

数年后,欲星移出海境时他与未珊瑚已经决裂了,但回海境的时候他还是带了一条红豆手串。

“未贵妃么?”欲星移陷入沉默中,片刻后他提笔欲写些什么,可直到饱满的墨汁滴在雪白笺纸上时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写。最后那条手串还是落入未珊瑚手中,名义是贺未珊瑚入宫。

又过了很多年,发生了很多事。地门之乱,元邪皇重生,海境的内乱。欲星移也经历了重伤,沉睡,苏醒。等欲星移醒来平定一切,去见未珊瑚时方知她已经服毒自尽。

不知何时江南的小镇上多了位教书先生,先生很是博学,常年着一件蓝衫,右手上一直带了红豆的手串。

他讲的课孩子们都爱听,有一次下课后一个孩子问:先生你为什么最喜欢王维的诗啊?

先生摸了摸学生的头,过了许久才缓缓说:“因为王维丧妻后一生未娶。”

罗黄同居三十题(6—10)

6.大扫除

在决定搬去罗喉家里居住的时候,黄泉和罗喉两个人对着黄泉家里来了一次大扫除,顺便检查一下黄泉是否有什么遗漏的东西没有带走。
罗喉找到那个盒子的时候,黄泉还没什么反应,可当罗喉打开的时候,黄泉才想起来那个盒子装了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当罗喉拿起那张画的时候,黄泉的脑子里只反复刷着一句话——“完了!”
“画的不错嘛。”罗喉把画递到黄泉手里。黄泉尴尬地接过,当然不错了,他可是学了八年的素描和油画。
这张画还是他高中时画的,是为了班级表演节目准备的道具。他在其中扮演一个爱慕着女主的落魄画家,在完成了女主的画像后自杀。在表演结束后,这幅画还给了黄泉说是留作纪念。
黄泉松了一口气,他想也许罗喉只是把这张画当做了他的练笔。

7.浏览过去的照片

大扫除的时候黄泉找到了一本相册,它放在书架的最上面,和一些旧报纸混在一起。相册落满灰尘,但黄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
黄泉在12岁之前都是和母亲住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很喜欢照相,甚至还攒钱在家里购置了一部那个年代少有的照相机。
第一张照片还是黑白的,是黄泉满月的时候,小小的婴儿看不出是哭还是笑,亮点在抱着婴儿的女人身上。黄泉是个美人,他的母亲也是,杏白色的旗袍,身姿纤细。发髻只是松松一挽,簪了翡翠簪子,那风姿实在是漂亮。
后面的有生活照,有旅游时候的照片,雷打不动的是每年生日时的照片,一直到12岁的时候。
之后零星的几张是黄泉和银血幽溟的合照,翻到最后,只看一眼黄泉就赶紧把相册合上,那张正好是黄泉在高中表演后与出演女主的女同学的合照。
做贼似地把相册放到行礼的最底下,黄泉决定一到罗喉家就把那张照片销毁。可惜黄泉没有察觉刚刚在他聚精会神翻照片时,身后的人影。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明明还没到退休年纪,偏偏活的跟个退休老干部似的。”饭桌上黄泉忍不住说。
“手机只会打电话发短信,什么app都没有;不工作的时候10点就上床睡觉,半点夜生活也没有;什么纪念日一个也不过,没点浪漫细胞……”
罗喉默默地听着黄泉的吐槽,也不反驳,只在最后往黄泉的碗里夹了一块子青椒:“不要挑食,什么菜都要吃。”

9.相隔两地的电话

回到月族过中秋的当晚,黄泉再一次失眠了,没有安眠药,没有那只萝卜的夜里该怎么办啊?
黄泉决定给罗喉打电话,可看见手机上的时间已经11点了,黄泉有些犹豫,按照他对罗喉的了解,罗喉现在应该已经睡了。
最后黄泉还是老老实实依照身体的本能,把电话拨出去了,意外的是电话居然很快就通了。
“还没睡么?”听罗喉的声音竟不像是从睡梦中醒来的人。
“没呢,我睡不着。”
“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
“我去接你。”
“嗯,我给你和曼睩带月族特有的月饼回去。”
“好。”

10.早安吻

鉴于罗喉良好的睡眠习惯,和黄泉爱睡懒觉的习惯,每天黄泉起床罗喉都已经做好早餐,来叫醒他了。而今天罗喉因为连续几天熬夜工作加上是假期的缘故,难道起迟了。
一醒来就看见爱人的睡颜,黄泉忍不住伸手戳了戳罗喉的婴儿肥,然后轻手轻脚地起床去做早饭。
做完早饭回到房里,罗喉还在睡觉,黄泉低头覆上罗喉的嘴唇,打算在一个美好的早安吻后叫醒他。
看见罗喉突然睁开的眼睛,黄泉脸色微红,打算抽身,却被罗喉一把拽着倒回床上。
“你——”
“我这几天都在加班,你就不想我么?”
“色狼,早饭,我做的早饭还没吃呢……呜呜。”
后面的话早已淹没在罗喉的深吻中,只余下一丝半缕的甜蜜呻吟。

记录一个突如其来的罗黄脑洞

陪妈妈看电视突然想罗黄要是在那个战争纷飞的年代肯定很带感吧,而且是在不见硝烟的战场上。罗喉是76号的负责人,其实是共产党,他在捕捉进步青年的过程中误杀了保护弟弟幽溟的银血。黄泉得知哥哥死讯,从国外回来,加入军统,打入76号,成为罗喉的副手。结局最后,罗喉为了保护黄泉和君曼睩中弹落入黄浦江,黄泉带着君曼睩去法国定居。be的结局就是罗喉死了,黄泉终身未婚,在80年代回到了祖国。he的话就是罗喉没死,被人救了后来出国找到黄泉,一家三口在一起了。

罗黄同居三十题(1—5)

我的第一次霹雳同人给了我最爱的两对本命cp之一的罗黄。唔,为了公平,过几天是不是应该码篇素风出来,以示我一视同仁呢。

1.相拥入眠

打开抽屉的最后一层,许久没有再用药的黄泉意外发现药居然过期了。也是,自嘲一笑后黄泉把药瓶扔进纸篓里。
自从和罗喉同居之后,夜里光应付那人的好体力都不够,哪里会顾得上失眠这个问题。可是今晚——黄泉回头,那个人因为妖世浮屠闹得幺蛾子去了外市处理,要明天才能回来。
晚间黄泉热了一杯牛奶,加了一块方糖和1/3的白兰地,想着能否顺利入眠,可是翻来覆去也不见困意。就在黄泉烦躁不安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包裹住他。
黄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警觉性已经如此低了,居然被人摸上床才反应过来。
“不是说明天才能回来的么?”
“我怕我不在家,某个兔子不能好好睡觉。”“自大。”
“这是事实,不是么。”
呼吸交缠,额头相抵,黄泉逐渐被睡意席卷,在彻底熟睡之前黄泉迷迷糊糊想着,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能让他安然入睡的已经不是安眠药了,而是这只黄金大萝卜。

2.一起购物

作为家里的掌勺购物这种事情自然是黄泉出马,可今天不知哪根筋不对,罗喉居然主动要求陪黄泉一起去。
直到走到街上看见成双成对的男女,黄泉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指望自家这位史前文物般的情人给自己送情人节礼物那是不可能的。于是黄泉加快步伐打算早点把东西买齐了回家做饭,省的在街上受刺激,当然黄泉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这是因为没收到礼物不爽了。
照常饭后黄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罗喉去刷碗切水果。
“这是……巧克力?”黄泉不可置信盯着桌上的东西。粉色的心形盒子,雪白的烘焙纸上是几块精致的果仁巧克力。联想起今天恋人的反常举动黄泉一下子就猜出来罗喉在发现今天是什么日子后趁着陪自己购物的机会偷偷买了一盒巧克力送给自己。想到这点黄泉倒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什么也没准备。
“我可没礼物噢!”
“不用,有你就够了。”没等黄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罗喉拉着倒在沙发上当作情人节礼物拆装品尝。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这是什么?”罗喉拿起电视机上的光盘,回头问正在泡果茶的黄泉。“我让御不凡录的红冕剧团的表演。”黄泉说。罗喉若有所思地说:“你喜欢这个?”“嗯,那出斩龙段还不错。”突然黄泉发出一阵笑声,他用拳头抵住嘴,止了笑后说:“红冕表演那天是情人节,御不凡和漠刀绝尘一起去的,大约是太闪了,被赦天琴箕泼了一盆水。”
“这个应该不是斩龙段吧?”罗喉看向表情僵硬的黄泉。黄泉一手捏爆薯片包装,咬牙切齿地说:“御不凡。”
碟片里放的当然不是红冕剧团的表演录像,而是一部恐怖片。
黄泉懒得动,就靠在罗喉身上,静静地看着电影,同时吃着有些碎的薯片。罗喉也很安静地由着黄泉靠。
这样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黄泉就开始忍不住吐槽了:“真当人哪儿哪都是大动脉啊,割一下胳膊血都喷到天花板上去了。这骷髅架子也够假的,做道具的也太不用心了……”
罗喉只觉得肩膀一沉,侧着头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黄泉就已经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抱着黄泉回到卧室,才回到客厅关电视收拾黄泉那一桌的零食残渣。
第二天醒来黄泉直嚷着无聊,反正那以后他们是再也没有在晚上看恐怖片了。

4.一方的起床气

“黄泉,起床了。”
床上的大型毛毛虫蠕动了一下,刚刚还露在外面的脑袋钻进被窝深处。
“黄泉,该起床了。”
可惜被子下的人无动于衷。黄泉有起床气,因为他有低血糖,这起床气还不清。黄泉还是夜麟的时候,银血和幽溟没少因为叫他起床而遭罪。就连罗喉也在同居最初为了叫醒黄泉,导致脸上多了个巴掌印。
如今经验丰富的罗喉自然知道正确叫醒黄泉的方式,在数声没有反应之后罗喉将人揽到怀里,低头找准,伸手掐住鼻子,默数十秒之后,果然黄泉双手挣扎,清醒过来。
“罗喉你——”
面对黄泉的动怒,罗喉不以为意,撸毛撸多了也就顺手了。“蜂蜜牛奶已经在桌子上了,你洗漱完就赶紧喝。”
黄泉钻出被窝,路过餐厅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放着简单的早餐了。煎蛋吐司和牛奶,也仅限如此了,其他的是要炸厨房吧!

5.做饭

表面无所不能的天都武君其实也是有缺点的最明显的就是不会做饭。
罗喉和黄泉的初识也是跟做饭有关。君曼睩生日将近,小姑娘今年想要的生日礼物是罗喉给她做寿面,可惜罗喉是个不折不扣的厨房杀手,哪怕是在专门的地方由星级厨师手把手地教也免不了连炸数次厨房。
而在另一间房间,厨艺技能点满,只是来找大厨切磋的夜麟忍不住伸出头看热闹。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夜麟动手替罗喉煮了一份面交给他应付君曼睩。
“其实偶尔见义勇为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尝着罗喉刚刚为自己煮好的长寿面,黄泉这样想着。

之前我虽然猜第九界会不会是类似于中阴界的地方,但是牛牛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为什么花絮里明明有帝君落泪的场景,可剧里却没有呢?